顺冶

今天也没力气干文

©顺冶
Powered by LOFTER
 

【杰佣】电话线与手术刀(壹)

【杰佣】电话线与手术刀

 年龄操作,为年下付出节操。老布奶杰

任务简介:

奈布:退伍佣兵先已婚(雷点者退)老男人布,某公司白领。

妻子:艾玛·伍兹(园丁)

   女儿:简(原创人物)

杰克:前奶狗,后还是奶狗狂拽酷炫帅史上最年轻的脑科医生,人前披着精英的皮,内里还是奶狗禽兽。

 

如果,你准备好了。开始了……

 

 

一、实习医生

剧烈的心跳在胸腔内碰撞,挤压,奈布从接到电话,从公司出来,茫然地打车来到医院,再狂奔上到手术室,脑子里一片空白。

“艾玛”妻子应声从等待的位子上站起来,眼泪把她的妆晕地很难看,但是没有人会在意这些,艾玛扑到奈布怀里,奈布把她环抱住,冰冷的体温随着医院的暖气渐渐回升,心却一下沉到谷底。

简在游乐园突然陷入昏迷,这个只有六岁的孩子手里拉着气球,开心地追逐在一群和她一般大的孩子当中,突然倒下,孩子们当中有刹不住脚的,踩到了简崭新的白纱裙,甚至,踩到了简。他们又开始开心地围着简转圈,大声地唱歌想逗这位开玩笑吓唬他们的小女孩忍不住笑出声,然后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游戏。但是,她没有。一个女孩哭出声来,这群孩子像得到了一个契机,十几个孩子哭得撕心裂肺。他们的家长在艾玛赶到之前,准确地找到了自己的孩子,替他们止住哭泣,紧紧地捂住他们的眼睛。只有简,孤单单地躺在地上,安安静静地躺着,穿着她被踩得很脏的纱裙。

艾玛哭累了伏在奈布肩上睡着。奈布盯着那块鲜红的“急救”字样,死死地盯着,里面仿佛淌出血来,粘稠的,一滴接着一滴,汇成一簇,最后犹如泉涌,把奈布整个儿淹没在了血海里,口腔里的血腥味刺得他无法呼吸。只是一瞬间,幻觉消失得一干二净。门开了,出来了两个医生,没有推着他们的简。艾玛冲过去,拽紧了医生的衣服下摆,腿软得支撑不了她站立。“还在观察,情况很糟糕。”旁边一位女医生把几乎昏厥的艾玛扶起来,帮助她横躺在椅子上,小小抢救了一下,递给奈布一杯热水和安眠药。“她现在睡着也许会对她好一点儿。”小医生努了努嘴,又回过去看了一眼艾玛。奈布感谢地点点头,瞥到了她的名牌:艾米丽·黛儿,是个见习医生。“你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那是自然。”这句话悄然间牵动了奈布的回忆,有一个身影以前也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他们的身形、语气都重合起来。那个身影把一些尘封了许久的,奈布自以为已经全部忘却的记忆翻找出来,一帧一帧地在脑海里翻涌。

一个小毛头,噢,是那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一个为钱奔命的雇佣兵,他也还是个见习医生的时候。呵,奈布轻笑了一声。

杰克,还是只小奶狗的杰克。

奈布年轻的时候是位雇佣兵,他这样的孤儿是那么适合这样的职业。他神奇地加入兵团,还当得不赖。但他又神奇地退役,神奇地当上白领,在三十岁的时候遇到经营着一家小花店的艾玛,和她结婚,生下简。艾玛也问过他满身的伤疤,特别是大腿内侧上一道贯穿腿根到膝盖的疤,他对艾玛说:“那是爬树的时候刮到的。”艾玛还为他解释,她说:“总有那么些树,枝条锋利得可怕。”那道伤疤在她的抚摸下染上热度,异样的痒像电流在他全身横冲直撞。他低头吻向艾玛。艾玛只知道他很爱这条伤疤,不知道每一次,每一次她抚摸伤疤的时候,奈布想到的是另外一双手,另一个人。那个为他缝合却因为手艺不精留下伤疤的男人,那个稚气的杰克。

最初遇见杰克实在什么时候?奈布运转起僵硬的头脑,算算不过是在是在十年前,却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那是在他加入佣兵团不久,他身上新伤叠着老伤,那些伤口结成的痂像他的第二层皮肤。勉强完成了一次标着星号的任务,目标在他的大腿内侧刮划下一道生硬的伤痕,包扎起不了一点作用,但是佣兵团不管受伤保险。奈布挣扎着爬起来,在衣帽架上拽下大衣,拖着腿寻找能够为他缝合的地方。已经是凌晨两点,夜色浓得滴水,空气中的湿气在奈布的睫毛上结了一层水雾。杰克初见奈布时就是这样一副光景,不高的人裹着一件对于他来说过于巨大的风衣,像是个移动的血库,在门口就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那张兜帽下的脸惨白,血溅得到处都是,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张了张嘴没说什么便面朝着他摔在地上,闷声不吭。杰克一紧张,甚至忘了怀里的伊丽莎白·猫。

是恶作剧吗?万圣节难道提前了?!!!

奈布在有人趴到他腿上的时候醒了。如果不是全身麻醉,他敢保证趴在他腿上的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就是死了下半辈子了。奈布努力地往下看,只看得见一个毛茸茸的头顶,照这个呆毛数来看,岁数不会很大。

“好啦!”奈布的人物分析打断了,一张果然很年轻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很年轻的小毛头。奈布没办法动,朝他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的感谢。杰克眨了眨眼,又摸了摸脸,小小地掐了一把,这明明是自己那张青春朝气的“鲜肉脸”,总是很讨老师同学和客人们的喜欢啊,怎么会有人朝自己的翻白眼!杰·超级自恋·克已经失去理智。奈布看着杰克蒙圈的模样,觉得他无时无刻不往外冒着可圈可点的傻气,有点可爱。麻醉的药剂又上来了,奈布由着它睡过去。留下一只不明所以很想打人但是不敢(而且舍不得)的杰克。

再醒来奈布是被自己的右腿疼醒的,呻吟根本忍不住从嘴里,甚至从脑子里冒出来,他甚至冒出了把腿剁了的冲动。只是他一偏头,一双很亮的眼睛盯着他,眼里充满着“关切”的成分,那个巨大的白圈遮住了他所有的视线,是一只伊丽莎白布偶猫。它歪了歪头,看着同样歪头看他的奈布,“喵呜~”

一声沙哑但是惊天动地的尖叫从小医生的房间里爆出,其惨烈程度令宠物医院的其他生物纷纷附和,鸡飞狗跳。熟睡中的杰克一跃而起,冲进自己的房间,昨天救回来的怪蜀黍缩成一大团紧紧贴在墙上,他的宝贝儿伊丽莎白·普朗克·布偶猫雄赳赳气昂昂地一脚踩在枕头上,和他大眼瞪小眼地看,由于他的加入,怪蜀黍瞪着他惊慌的大眼睛看向他,紧跟着奈布的目光,普朗克也调转过身体,对着自己的铲屎官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吓死奈布)的微笑。

“喵呜~”杰克清晰地看到缩成一团的人形被子一阵颤抖。如果不是拖着一条痛的要断掉的腿,他奈布,哼,他奈布早就帅气地一跃而起,一手扔出这只猫,抓着它主人的头发摁在地上摩擦了好吗!

杰克玩心大起,他抱起普朗克坐在床边,特意把普朗克捧得离奈布很近很近。

“你怕猫呀!”啊!!!!!刁民!!快来人把这个带毛的生物和他的主人一起叉出去!

唔,一个怕猫的怪蜀黍,喜欢~

 

新增角色:

普朗克:杰克的爱“子”。我爱普朗克,我爱量子物理,呵呵呵呵。

艾米丽·黛儿:医生,我流园医。



是一部小长篇,涨粉全靠这把。

祈求涨粉!!!求爱和心心!高三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