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冶

今天也没力气干文

©顺冶
Powered by LOFTER
 

【丹法】不知无名(3)

爆肝,神智可能不清
罗丹*大护法ʕ•̫͡•ʕ•̫͡•ʔ•̫͡•ʔ
鬼兄弟(我也不知道这兄弟是从哪里来的)

【1】http://cuteshunye215.lofter.com/post/1ead0869_10c2361a

【2】http://cuteshunye215.lofter.com/post/1ead0869_10c4b260
不行的话戳tag(应该是这么拼的)吧
   

  大护法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求救声的来源地,出乎意料的是太子安安静静地坐在悬崖边上,他的面前是血一般的霞光。光看着他倒是悠闲至极,可大护法跟在太子身边太久,他清晰地看到太子搭在悬崖边上的双腿在细微地颤抖。有问题。

    “喂,胖子!你老跟着我你烦不烦呐!”太子突然转头,嘴里反季节地叼着一根甘蔗,啃得咬牙切齿。一瞬间大护法就动了,朝着两边的树林甩出一溜雷光弹,蓝绿色的血沾到树叶上,一个头颅连着一只手臂直直的飞进太子怀里,太子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扑向大护法,抓着红袍使劲地摇晃,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刚想抱着大护法痛哭一场,就被大护法嫌弃地推开了。“你怎么才来啊?”大护法低头,太子眼泪汪汪看着他的模样跟小时候的孩子模样重叠起来,和他的父辈们的模样重合起来,这就是他,大护法存在的唯一意义。可是,这个意义的存在价值大护法怀疑了很多年,他们到底需不需要自己跟随在左右还得打上一个问号。大护法对于他们的价值是不是只是一个保镖,而不能算是一个亲人,那罗丹……对于他的感情又算是什么。罗丹追杀得他伤痛缠身,而他也取了罗丹一条命,可罗丹的离奇复活以后性情大变,不厌其烦地跟着他,这感情又算是什么?

    “不对”大护法皱眉,往身后看去,罗丹没有跟上来,以他的速度本该早就到了的。还是不对,大护法腾出一只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什么时候自己竟对罗丹产生依恋了,他跟不跟来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呵,真是一场主仆情深的好戏啊!”黑暗里,一道冷酷的身影展现出来,黑色的尖顶帽,红色的独眼,两杆双枪垂在手边,随着步子一下一下地打着小腿,也打在大护法心上。

    罗丹,怎么会是罗丹呢!

    罗丹挥了挥手,隐藏在各个角落的花生人端着枪展现出来,四面八方把大护法围了个水泄不通。“罗丹!你要做什么!还亏我把你当做朋友!”“哦,是吗,那你觉得我是把你当做朋友吗?”罗丹逼近,挑起大护法的下巴,狠狠地捏在手里拉近自己的脸,“我从来没把你当成朋友,我要的是你这个人!”既然他不敢动你,那我来动!

    “砰!砰砰!”远处的子弹擦着罗丹的脸庞飞过,接连三颗几乎取命。“罗丹”讪笑一声,送开了钳制着大护法的手,大护法找准机会,往“罗丹”肚子上就是一击乌钢杖,“罗丹”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眼神看着大护法的身后远处,消失了踪影,围困大护法的花生人也全部撤退,像是一场闹剧。

    大护法刚把太子安顿好准备往回走,沉重的脚步声却在回去的路上响起,像是地府的恶鬼,怎么又是罗丹!他后来做什么?!罗丹走近了,大护法才发现他几乎脱力,身上都是血,腹部一个巨大的伤口,血肉翻卷出来还带着电光,小心翼翼地把背着的彩放下,自己也平躺在旁边不动弹了。大护法捏紧了乌钢杖,想要下手却有点舍不得,大护法看向手舞足蹈示意他马上干掉罗丹的太子,叹了口气,雷光弹在乌钢杖上聚集。

    “ 那是我的分身,上次被你肢解,化成鬼了,那不是我做的,”原谅我好不好。罗丹闭上眼睛,电光的声音越来越近,在靠近他身体只有一寸的时候,大护法停下了,蹲在他的身边。“我对于你来说,到底是什么?”罗丹睁开眼睛,腹部的伤口在一点点愈合,心上的创伤却在无限撕裂。大护法对于罗丹是知己,是喜欢的人,可罗丹不敢说。

    “算不算得上是你的朋友?”

    “嗯……”

    “那你知道刚刚那个罗丹说的什么吗?他想要我这个人。他是你的分身,你有没有这么想过?”大护法活的太久了,喜欢和爱在太过漫长的时间里变得无所谓,只是不知道说喜欢的时候,黑色面具之下的那张年轻的脸会不会浮上脸红。

    “喜欢,很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罗丹摘下面具,小心地凑上去吻大护法,两人皆是一震,冰冷的唇舌挑开紧合的牙齿,等到大护法会慢慢回应,被亲的找不着乾坤的时候,昏迷在一边的彩渐渐醒转,看着自己面前热吻的两人忍不住咳嗽两声,大护法才缓过神智,忍住自己要把乌钢杖摔到罗丹脸上的冲动,再看着罗丹把自己嘴唇舔了一遍,加上他眼睛里藏不住的欲望和戏谑让大护法觉得应该还是要把乌钢杖甩到他脸上,狠狠地甩。

    彩刚想说话,非礼勿视消失很久的太子就冲出来,紧张的抱住了大护法,对着他身上蹭到的罗丹的血迹嘘寒问暖,大护法哭笑不得也只能由着他。在他面前,不管是太子,还是这么多年被叫过太子的人们,都只是个孩子,陪在他身边的人……大护法回头,看着在彩的治疗下没有大碍的罗丹向他走过来,一把抱起他扛在肩头,大步向前走去,身后,是太子的爆粗口和狂奔。

    大护法偏了偏头,学着罗丹的模样含住了他的耳垂,看着罗丹嘴角的笑意觉得人生最大的幸事本就该如此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