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冶

没出息的回家吧

©顺冶
Powered by LOFTER
 

【丹法】不知无名(2)


1看评论

    太子失踪了,不是溜出宫,而是被人掳走的。他没有像往常一样留下一幅意淫的山水,或是只言片语说他要去哪里好让大护法跟上。

    若是平日,皇帝全权交给大护法不带一丝犹豫,可大护法一个月前受伤,断了六根肋骨还没有养好,身体在这一个月间也极速垮掉。听闻有宫人传报,大护法前几日高烧不退,若还让他去找太子,危险不说,这位守护皇室多年的老将身体不知道还能不能撑住。

    “报!皇上!大护法!大护法去找太子了!我们拦不住啊!”当皇帝在宫里大发雷霆的时候,大护法已经追到城外,罗丹的气息消失了。除了罗丹,大护法也想不出会有谁能在重重宫闱里把太子掳走,除了罗丹也没人有这个兴趣。

    “你掳走太子要引我出来,你的目的达成了,把太子还给我!”大护法在闷咳了两声,还想再说话,突然头顶树枝沉了沉,树叶碰在一起细细碎碎的响起来。“砰!”是乌钢杖的雷光弹,而同时,大护法的脚边多了一个深达寸许的弹孔。大护法皱了皱眉,那个鬼魅一般的人影在大护法背后显现。一瞬间警觉,可在他转身的刹那,罗丹的手已经卡住了他的脖颈,摁紧在树上,大护法挣扎不过,脚渐渐脱离了地面,乌钢杖脱手砸在地面一个小坑。

    罗丹凑近了大护法,几乎贴着他的脸,在他的耳边吹气,看着大护法的耳廓以惊人的速度变红,再延伸到脸,甚至盖过了脸边的酡红。“你脸红了。”罗丹伸出舌头,含住了大护法的耳垂,不止地舔弄。“你掐我的脖子再用力点我脸可以更红。”罗丹含糊不清地笑了一声,又偏了偏头在大护法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才卸下手上的力。大护法滑落到地面,撑着地不住地咳嗽,隐隐有要吐的模样,又逞强不肯在罗丹面前示弱,整张脸涨得通红。罗丹靠在一边,拍了拍大护法的背给他顺顺气。“我没有掳走太子。”大护法一愣,气没喘上来,呛得眼泪直流,就差没吐口血出来。“那你来皇宫做什么?”罗丹沉默,大护法也不是自讨没趣一定要问个清楚的人,也就没有追问,抬脚准备到别出去找太子了。

   “我来看你。”

    大护法的脚步果然僵住了。罗丹浴室大护法僵硬的身体,伸手拉住了护法的兜帽,把他抱在怀里,偏高的体温温暖着罗丹,罗丹看大护法没有反应,用手试了试大护法的额头,还只是点发热,可对于罗丹偏冷的体温来说,就是滚烫,罗丹搂紧了大护法,心疼道:“彩说你身体不好,我来看看你。发烧成这样怎么还出来找太子?”大护法背对着罗丹,看不到他裸露的一只眼睛里的柔情,只觉得万分尴尬,还是先找到太子为好。大护法一缩身挣脱了罗丹,捡起地上的乌钢杖就准备走,想想还是得谢谢罗丹的好意。“我没事,劳烦你费心了。太子不是你掳走的那便就是安全了……”连大护法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语气的柔软。也许几百年来独身一人,突然被人关心,似乎也是一件挺有乐趣的事情。不对,打断11加6根肋骨的愁还得算。

    “救命啊!!!!!!”

    是太子!那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