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冶

没出息的回家吧

©顺冶
Powered by LOFTER
 

【大护法 丹法】不知无名(1)

“小胖子?你还记得我吗,呵……”

    黑色的尖角帽,一个黑色的花生,两把黑色的枪,红的,流泪的眼睛……

    我,不认识你吧,不!我?!!

    大护法从梦魇中惊醒,怀中的乌钢杖摔落在地上。内室,太子震耳欲聋的呼噜声停了半刻,念叨了一句什么,像是“虾饺”?做梦梦到吃的了么呼噜这样响。

    滔天的黑色片段又闪现在眼前,离上次太子跑出宫已经一年五个月了,大护法算着时间,这不安分的太子画西宫宫女也画够了,是要跑出去玩几天了。

    大护法撑着乌钢杖站起来,一年前断的11根肋骨还在隐隐作痛,也罢也罢,从太子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开始,他就是大护法了,护着这个小子总不会再出什么大事。 撩开帘子太子又开始打鼾,睡得很沉。大护法把乌钢杖插到背后,往自己屋里去了。

    “谁!”只是没走出几步,一阵不加掩饰的脚步声从皇宫的琉璃瓦上踩过,砰,砰,砰,砰,像是阴间的厉鬼,提着双枪,从头顶打爆汗湿的后背……无名人!

    “砰”枪响。一枚子弹,擦着大护法的屁股,飞掠而过,大护法不自主地向前倾,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堪堪停住,往子弹的方向看去,空无一人。大护法按紧了乌钢杖,“出来!无名氏!我知道是你!我看见你了!别以为你在我背后我就看不见你!我背后也能看!我最讨厌别人打我屁股!”“呵,是吗,小胖子。”电光挥向脑后,目标已经没了踪影。黑色的残影在面前渐渐展现出来,“罗丹,小胖子。”“别叫我小胖子!”大护法举起武器,对准那只裸露的红眼就是一枪,罗丹偏了偏头,尖顶帽落下是一张意外年轻的脸,满头白发,只是额头,多出的一只眼睛里竟然有血泪流出,血线蜿蜒爬满了整张脸,却丝毫没有违和感,似乎罗丹,本就是这厉鬼一般的模样。

    “他们不在乎的为什么还要跟着?”大护法只是一瞬间的走神,罗丹的枪已经抵到了大护法的额头,却说了一句没头脑的话,“切”大护法拧眉,极快地脱离罗丹的射程,乌钢杖往地下一插,蓝紫色的电流顺着地表开裂的大道,直通罗丹,强硬地卷上脚裸,紧紧捆住不留余地。巨大的雷神之手仿佛凭空出现,从罗丹的脚底开始渐渐凝实,下一秒就要将罗丹撕碎。

    “等一等!!!”是太子!

    “别过来!这里危险!”大护法眼看着电光要波及到太子,不要命的切断了施法,因为后坐力重重地摔到地上。“一二三四五,还有六,还好,只断了六根肋骨。”大护法撑着站起来,只是血已经把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只有太子脖子上的蓝色晶石,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露出的部分在灯底下,亮的晃眼。

    大护法几乎站不稳。罗丹在背后托了他一把,“他的心不在你这里。”“不用你管!我说了,不用你管!”大护法挣脱了罗丹,说话近乎歇斯底里,由雷电凝成的长鞭狠狠地打在黑雾上,不知道有没有达到目的,大护法也不想管,艰难地把嘴里的血咽下去以免发生血溅当场的惨剧,才看向太子

    “太子殿下,您没事吧。”“你不追出去杀了他?”“我,断了六根肋骨,追出去杀到他估计也要因此送命……你真的希望的话,”“喔,那算了,呼,夜还很长,别再吵醒我睡做梦了啊,难得有美女嘿嘿……啊,还有,这地面记得修啊,从你俸禄里扣!”

    夜还很长,大护法眯了眯眼,一滴雨滴落在他的额头,大护法抬头看天,嘴角的血不受控制地涌出,咳了两声,又生生咽下去,他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心从来不会在他身上。

    哦,下雨了。

    次日,太子的早膳特意端上了一盆虾饺,太子吃得满嘴流油,大肆赞赏,大有要把整个国库都赏给那个厨师的冲动。“诶诶,美女你别走啊!”“太子殿下奴婢受不起这个美女二字。”“诶我宫里没这么多规矩,殿下也不用叫,我就是问问这虾饺是谁做的啊,真是深得我心,要是哪位爱慕孤俊颜的小宫女,孤娶回宫也无妨啊!”宫女看了一眼旁边包的像个粽子一样的大护法,见他还能气定神闲地喝粥,也就壮了胆子。“太子,这是大护法亲手为您做的,您若是要娶,便娶了大护法吧!”太子叼着一只虾饺,看着大护法咽也不是吞也不是,尴尬得画圈圈。大护法咽了口粥,瞥了太子一眼,“你昨晚做梦都喊着虾饺,我就帮你做了一盆,早点吃完还有今天的功课。”“是是是!!我马上吃!!!”

    大护法看着太子狼吞虎咽的模样,可他的左手永远都攥着脖子上挂着的蓝色晶石。大护法心里一痛,他早该想到的……太子做梦都在喊的,不是虾饺,是“小姜”。

  1. 谜岚顺冶 转载了此文字